谈及粤港澳大湾区的未来,徐扬生指出,在人才自由流动的背景下,在通关签注等开放政策方面,也将面临更多体制机制创新的问题。